? 債務人被申請破產,如何自證“資大于債”,不具備破產原因?_河北省國有資產控股運營有限公司

債務人被申請破產,如何自證“資大于債”,不具備破產原因?

發布時間:2020-06-04 15:33   瀏覽數:

裁判要旨

債權人依據終結執行裁定書主張債務人不能清償到期債務,繼而申請對債務人進行破產清算時,若債務人提交的資產負債表、利潤表能證明公司資產大于債務,則應認定債務人不存在資產不足以清償全部債務的破產原因。

案件來源

深圳市鑫明光建筑科技有限公司(原深圳市鑫明光實業有限公司)、西安西飛玻璃幕墻有限責任公司再審審查與審判監督民事裁定書【(2019)最高法民申5915號】

案情簡介

一、2016年12月29日,北京二中院判決玻慕公司向鑫明光公司支付利潤款300萬元及利息。

二、因玻幕公司未履行,鑫明光公司遂申請強制執行;在執行過程中,執行法院因未發現可供執行的財產,故作出終結執行裁定書,終結了執行程序。

三、嗣后,鑫明光公司以玻幕公司無財產可供執行,不能清償到期債務為由,向西安中院申請對玻幕公司破產清算。

四、隨后,玻幕公司提交2017年、2018年的利潤表、資產負債表,抗辯其不存在資不抵債,不能清償債務之事實,不同意破產清算。

五、本案經西安中院一審、陜西高院二審、最高院再審,均裁定玻幕公司不滿足破產條件,駁回鑫光明公司的申請。

敗訴原因

本案的爭議焦點是,債權人依據終結執行裁定書載明的債務人無財產可供執行、不能清償到期債務,向法院申請對債務人進行破產清算,債務人若提交公司資產負債表、利潤表證明公司資產大于債務,則債務人是否具備不能清償到期債務且資產不足以清償全部債務的破產原因?

本案三級法院均認為,玻幕公司不存在不能清償到期債務,資產不足以清償全部債務或者明顯缺乏清償能力的情形,即不具備破產原因。具體理由如下:

《企業破產法》第2條第1款及《破產法司法解釋(一)》第1條第1款規定的債務人具備破產原因的要件是:債務人不能清償到期債務,并且資產不足以清償全部債務或者明顯缺乏清償能力。《破產法司法解釋(一)》第3條規定了認定債務人資產不足以清償全部債務的依據之一,即債務人的資產負債表,或者審計報告、資產評估報告等顯示其全部資產不足以償付全部負債。

本案中,雖然鑫明光公司提交了載明玻幕公司無可供執行財產的終結執行裁定書,但依據玻幕公司提交的2017、2018年度資產負債表、利潤表,玻幕公司資產大于債務,因此可以認定玻幕公司并不存在不能清償到期債務,資產不足以清償全部債務的情形。因此,對鑫明光公司對玻幕公司的破產申請不應予以受理。

法院判決

以下為最高法院在裁定書中“本院認為”部分對該問題的論述:

《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第二條第一款規定:“企業法人不能清償到期債務,并且資產不足以清償全部債務或者明顯缺乏清償能力的,依照本法規定清理債務”。《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若干問題的規定(一)》第一條第一款規定:“債務人不能清償到期債務并且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應當認定其具備破產原因:(一)資產不足以清償全部債務;(二)明顯缺乏清償能力。”第三條規定:“債務人的資產負債表,或者審計報告、資產評估報告等顯示其全部資產不足以償付全部負債的,人民法院應當認定債務人資產不足以清償全部債務,但有相反證據足以證明債務人資產能夠償付全部負債的除外。”本案中,玻幕公司提交的其2017、2018年度資產負債表、利潤表表明,玻幕公司資產大于債務,不存在不能清償到期債務,資產不足以清償全部債務或者明顯缺乏清償能力的情形。二審法院對鑫明光公司的申請不予受理并無不當,本院予以維持。

筆者贊同本案三級法院的裁判結論,但認為法院的裁判說理存在瑕疵,具體如下:

一、并未區分債權人申請破產的條件與債務人的破產原因

《企業破產法》第2條第1款規定了債務人的破產原因,即債務人不能清償到期債務,并且資產不足以清償全部債務或者明顯缺乏清償能力。《企業破產法》第7條第2款、第10條第1款,《破產法司法解釋(一)》第6條第1款規定了債權人申請對債務人進行破產清算的條件及債務人提出異議、法院裁定是否受理的程序。

依據上述規定,債務人的破產原因并不當然成為債權人申請對債務人進行破產清算的條件。如何依債權人的申請進入破產清算程序,取決于《企業破產法》的具體規定,特別是對債權人向法院申請對債務人進行破產清算時須具備的條件及債務人提出異議、法院裁定是否受理的規定。具體而言,債權人向法院提出對債務人進行破產清算申請,僅須證明債務人不能清償到期債務。債務人為阻止法院裁定受理破產清算申請,應在收到法院的通知之日起7日內提出異議。債務人提出異議的對象應為,雖然債務人暫不能清償到期債務,但不存在資產不足以清償全部債務或者明顯缺乏清償能力的情形。這是考慮到,債權人對債務人資產不足以清償全部債務或者明顯缺乏清償能力的情形,舉證較為困難,因此允許債權人通過舉證證明債務人不能清償到期債務,甚至僅證明債務人停止支付,即可推定債務人存在破產原因。在申請程序中,再由債務人證明其不存在資產不足以清償全部債務或者明顯缺乏清償能力的破產原因。因此,債權人申請對債務人進行破產清算的條件是舉證證明債務人不能清償到期債務,若債權人無法證明這一條件,即使債務人未提出對存在破產原因的異議,也不允許法院依據《破產法司法解釋(一)》第6條第1款直接裁定受理破產申請。

本案中,法院并未明確區分鑫明光公司以玻幕公司不能清償到期債務進行申請的條件與玻幕公司是否存在資產不足以清償全部債務的破產原因,而是直接以玻幕公司提交的資產負債表、利潤表為依據概括認定玻幕公司不存在不能清償到期債務、資產不足以清償全部債務的情形。

二、錯誤認定玻幕公司不存在不能清償到期債務的情形

《破產法司法解釋(一)》第2條規定了認定債務人不能清償到期債務的三個要件,即債權債務關系依法成立、債務履行期限已經屆滿以及債務人未完全清償債務。

由于債務人不能清償到期債務的理由并不只是債務人存在資產不足以清償全部債務的破產原因,還可能是受制于債權種類、債權人對清償方式的要求等因素,債務人雖有資產,但暫無法以支付金錢的方式清償債務,債權人也不接受代物清償等債的消滅方式導致債務人未完全清償債務,從而認定債務人不能清償到期債務。因此,對債務人是否不能清償到期債務的認定,不應以是否具備資產不足以清償全部債務的破產原因為依據;即使債務人存在不能清償到期債務的情形,仍可能不具備資產不足以清償全部債務的破產原因。

本案中,鑫明光公司的債權為金錢債權,其不接受代物清償等其他債的清償方式,玻幕公司雖有資產,但暫時無法清償債務。鑫明光公司提交的終結執行裁定書是能夠證明玻幕公司不能清償到期債務的,而法院直接以玻幕公司的資產負債表、利潤表所證明的其不存在資產不足以清償全部債務為由,認定玻幕公司不存在不能清償到期債務的情形,屬于事實認定錯誤。

實務經驗總結

一、對債權人而言,只要能夠證明債務人存在不能清償到期債務的情形,例如依據執行程序中執行法院作出的認定債務人無財產可供執行的終結執行裁定書,就可依據《企業破產法》第7條第2款向法院申請對債務人進行破產清算,不必因暫無直接、充分的證據證明債務人還具備資產不足以清償全部債務、明顯缺乏清償能力的破產原因而放棄申請破產清算。

二、對債務人而言,收到法院關于破產申請的通知時須在7日內及時提出異議,異議的對象是不存在資產不足以清償全部債務、明顯缺乏清償能力的破產原因。即使對部分到期債務暫時存在不能清償的情況,由于不能清償到期債務的原因可能有多種,這些原因并不是具備破產原因的充分條件,因此異議重點應放在上述兩項破產原因上。公司的資產負債表、利潤表可用以證明不存在資產不足以清償全部債務的情形。

(來源:法客帝國,作者: 唐青林 張德榮 張蘇平 北京云亭律師事務所,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所分享內容存在部分刪減和調整,僅供讀者學習參考)

所屬類別:法制專欄
av在线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