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范區,國企改革如何探路_河北省國有資產控股運營有限公司

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范區,國企改革如何探路

發布時間:2020-05-20 15:47   瀏覽數:

編者按:

深圳通過深化混合所有制改革,引進優秀民企、外企、國企管理層和核心骨干等各類主體,使國企在產權層面實現主體多元化、利益共享、風險共擔,較好地釋放了國企發展的活力和潛力;山西國投以資本運作和改革創新為主要手段,運用市場化方式,通過國有資本“進、退、流、轉、保”,推動國有資本合理流動和優化配置,產業聚集和優化升級,站位全國國企改革“第一方陣”。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深圳與山西的做法,希望能為公司領導和各部室在推進河北國控在深化國有資本運營公司混改工作中提供幫助與借鑒。

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范區,國企改革如何探路?


在國際政治、經濟、貿易等環境日趨復雜的新形勢下,把在全國經濟體量中占相當大比重的國有企業的生產力釋放出來,對我國經濟高質量發展意義重大。學習借鑒中國改革開放的成功經驗,積極打造涵蓋不同股東、管理層、企業員工以及社會公眾的國企利益共同體和命運共同體,或許是全面釋放國企各方活力、動力的有效途徑。

在當前深化國資國企改革中,需要在加強頂層設計的前提下,鼓勵地方發揮首創精神,結合各地實際推進局部的階段性改革,實現“自上而下的改革與自下而上的改革”有機結合,用頂層設計確保改革的正確方向,用地方摸著石頭過河為全國改革提供先行經驗。

國企改革正在積極探索從制度上實現黨的領導和公司治理有機統一,發揮好黨的領導和公司治理兩個優勢。這是中國特色的現代企業制度,也是國有企業做強做優做大的根基。

7月24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九次會議審議通過了《關于支持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范區的意見》。會議強調,要牢記黨中央創辦經濟特區的戰略意圖,堅定不移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堅持改革開放,踐行高質量發展要求,深入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抓住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重要機遇,努力創建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城市范例。因改革開放而生、因改革開放而興的經濟特區深圳在全面深化改革的新時期被賦予了新使命。

作為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范區的重要組成部分,深圳國資國企綜合改革早在2018年就被升格為“區域性國資國企綜合改革試驗”,被國家賦予了先行先試、率先突破的重大使命。針對改革實踐中普遍存在的資源配置“盲動”、改革舉措“碎片化”、改革政策“一刀切”、國資監管“一放就亂、一管就死”以及國企黨的領導和黨的建設弱化、虛化、淡化等亟待破解的難題,深圳國資國企正在以“打造利益共同體和命運共同體”為突破口,堅持國家頂層設計與基層首創精神結合,綜合施策,尋求深化國企改革的新突破。

國有企業應理直氣壯地做強做優做大

2016年全國國有企業黨的建設工作會議上,習近平總書記對國資國企作了明確的定位,國有企業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重要物質基礎和政治基礎,是我們黨執政興國的重要支柱和依靠力量。國有企業要做強做優做大。

過去幾年,由于一小部分國企片面理解“做強做優做大”,一味為了做大而盲目擴張,市場上出現了“國進民退”的聲音,而單項試點、單兵突擊的改革,也造成了國資國企改革落后于社會預期的局面,一些人甚至對國有企業應不應該做強做優做大、能不能做強做優做大產生了疑問。

事實上,國有企業一直發揮著穩定經濟壓艙石的作用,在貫徹落實國家宏觀調控政策、實施國家重大戰略、支持國防現代化建設、保障能源資源安全、精準脫貧攻堅、維護社會穩定等方面,國有企業都發揮了頂梁柱作用。沒有國有企業,我國在載人航天、探月工程、深海探測、高速鐵路、特高壓輸變電等領域不可能取得如此大的成就。

在國有企業、民營企業等多種所有制經濟體的共同努力下,過去40年,我國經濟高速增長創造了奇跡,在經濟發展至當前體量的新形勢下,我們要在未來40年保持中高速、高質量發展,更需要像十一屆三中全會時釋放農民的生產力一樣,把在全國經濟體量中占相當大比重的國有企業的生產力釋放出來,把國有企業的活力釋放出來、動力激發出來。

舉個簡單的例子,當前我國正在“實施更大規模的減稅”,根據《政府工作報告》部署,2019年“全年減輕企業稅收和社保繳費負擔近2萬億元”。降稅力度這么大,我們的底氣從何而來?規模龐大、效益有巨大提升空間的國有企業,就是我們的底氣。

截至2018年,全國國有企業超15萬家,擁有4000多萬在崗職工,資產總額為178.7萬億元,上繳稅費約占財政收入的五分之一,增加值約占全國GDP的七分之一。但是,2018年,國有企業凈資產收益率僅為3.9%,中央企業為5.6%,地方國有企業更只有2.7%,國有企業運營效率存在很大的提升空間。

178.7萬億元的國有資產總額,資產回報率每增加1個百分點,回報就能增加1.78萬億元,2018年全國稅收總收入是13.8萬億元 ,粗略計算,國有企業資產回報率增加1%差不多就相當于全國稅收增加10%。國有企業經營得越好,稅收調節空間就越大。

此外,從2017年11月開始,我國就啟動了劃轉部分國有資本彌補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基金缺口的試點,在今年降低社保費率、減輕企業負擔的背景下,國務院常務會議日前已決定今年內將有關試點全面推開,將中央和地方國有及國有控股大中型企業和金融機構的10%國有股權,劃轉至社保基金會和地方相關承接主體,讓其作為財務投資者,依照規定享有收益權等權利。

可以說,理直氣壯地做強做優做大國有企業,是國有企業肩負的重要使命,是發揮國有企業穩定經濟壓艙石作用的需要,也事關國家現代化進程和全體人民福祉。

也正是基于這樣的背景,近幾年,深圳加快了國資國企改革步伐,圍繞“服務城市運營和社會民生”“服務科技創新這一城市核心競爭力”以及“服務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三大基本功能定位,積極做強做優做大國有企業。

打造利益共同體、激活國企發展潛力

在國際政治、經濟、貿易等環境日趨復雜的新形勢下,把在全國經濟體量中占相當大比重的國有企業的生產力釋放出來,對我國經濟高質量發展意義重大。那么,激發和釋放國有企業的生產力的有效途徑是什么?在習總書記關于命運共同體的重要思想指導下,學習借鑒中國改革開放的成功經驗,積極打造涵蓋不同股東、管理層、企業員工以及社會公眾的國企利益共同體和命運共同體,或許是全面釋放國企各方活力、動力的有效途徑。

回顧中國改革開放歷程可以發現,改革開放40年,中國經濟實現了騰飛和突破,原始動能則來自包產承包把農民的生產力釋放了出來。未來我們的潛能可能來自兩個方面:一是潛能還沒有完全釋放出來的國有企業;另一個是還沒有走向市場、釋放動能的科學家團隊。

國有企業潛能怎樣才能得到釋放?只有把最微觀主體的利益,即國有企業員工的利益和企業捆綁在一起,把國有企業變成一臺自我激勵的“機器”、一個充滿活力的法人,能夠參與市場競爭,才有可能實現國有企業的轉型和升級。

產權改革是打造國企利益共同體的首要舉措。產權制度是經濟制度的核心,決定著一個社會的生產、交換和分配的基本規則。產權制度的改革在當前階段的表現形式為混合所有制的改革,在新一輪國資國企改革中,國家將深化混合所有制改革作為重要突破口。

混合所有制改革在中央層面也許涉及整個經濟結構、開放、民營資本等等的調整,但到了省市一級,特別是城市國有企業一級,產權制度的改革、混合所有制改革,很重要的就是激發微觀主體的活力,以產權為紐帶,資本參與分配,把員工和核心骨干團隊的利益與企業的利益緊緊地捆綁在一起。

深圳通過深化混合所有制改革,引進優秀民企、外企、國企管理層和核心骨干等各類主體,使國企在產權層面實現主體多元、利益共享、風險共擔,較好地釋放了國企發展的活力和潛力。比如,深圳市建筑科學研究院通過“引進戰略投資者+管理層和核心骨干持股”,由一家僅有30人的轉制科研院所,迅速發展成為綠色建筑行業的知名上市公司,上市后國有資本增值近10倍。深圳市特發物業管理公司、深圳市城市交通規劃設計研究中心通過混合所有制改革,將員工利益與企業有機捆綁,企業經營活力強勁迸發,近2年企業凈利潤分別實現130%和70%的增長。

打造國企利益共同體,另外一個關鍵點就是讓勞動參與分配。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人才是第一資源。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提出,勞動是財富之父,是價值的唯一源泉。現代人力資本理論認為,人力資本對經濟增長與社會發展的貢獻,遠比物質資本、勞動力數量增加重要得多。承認人力資本的資本屬性,就必須讓勞動參與分配。

縱觀國內外,一流企業提供一流薪酬、吸引一流人才、創造一流價值、鞏固一流地位,不斷形成和鞏固企業精英文化,這種良性循環是百年老店和企業新星做強做優的重要法寶。人才是企業的核心資本,把好選人用人關,就牽住了國企改革的“牛鼻子”。

深圳市國資委按照國家關于深化國有企業改革、完善按要素分配體制機制的要求,建立健全與勞動力市場基本適應、與國有企業經濟效益和勞動生產率掛鉤的工資決定和正常增長機制,充分調動國企職工的積極性、主動性、創造性。特別是,全面推進長效激勵約束改革,向直管企業下放二級企業長效激勵審批權,2017年累計開展8家直管企業長效激勵約束工作,力爭在2019年實現直管企業長效激勵約束機制建設全覆蓋。

通過建立市場化的長效激勵約束機制,實現高度授權、充分賦能、收益共享,可以讓激勵約束機制改革實現產權改革的效果,培養企業全員出資人精神。比如,深圳市創新投資集團通過建立跟投機制、加大收益分享等方式,推動員工利益與公司利益的有機統一,極大激發了員工做大增量的積極性,成就了公司創立20年創投業務年均回報率40%的優異業績,連續多年位居本土創投機構第一名。

打造國企利益共同體還有一個關鍵環節是法人治理結構。構建內部董事、專職外部董事和兼職外部董事合理搭配、規模適中、專業互補的董事會,各董事由出資人按出資比例委派并接受出資人的監督。盡管代表不同股東的利益,但各董事按照求最大公約數、畫最大同心圓的原則,就能締結各股東之間的利益共同體。

另一方面,國有資本一定程度上都是委托代理制,委托代理制一般要求不能將董事與經理人作為同一性質的人員來選用、考核、激勵和約束。國企董事由出資人委派,但對于國企經理人,應通過建立職業經理人制度,實行市場化選聘、契約化管理,主要用市場業績來檢驗其履職情況,確保國有資本高效經營。

近兩年,深圳市國資委開展了3家直管企業和12家中小企業經營班子整體市場化選聘試點。2018年,全面啟動中小企業經營班子整體市場化選聘工作。到2020年,包括直管企業在內的各級商業類企業經營班子將基本實現市場化選聘。

頂層設計與基層首創精神相結合破解改革“一刀切”

我國40年改革開放的一條寶貴經驗是,堅持把自上而下的改革與自下而上的改革有機結合。在我國國資國企改革歷程中,這一經驗至今仍具有重要意義。

黨的十八大以來,黨中央、國務院加強了對新一輪國資國企改革的頂層設計,構建起“1+N”國資國企改革制度體系。國家層面的“1+N”制度體系,具有兩個突出特點:一是側重于對中央企業的改革指導,這可以從“1”中對國企的功能定位、類別劃分、結構調整與重組等要求和許多“N”中配套文件的名稱看出;二是側重于對全國國資國企面上改革的宏觀整體性規定。

考慮到我國是個大國,國家頂層設計一般難以完全覆蓋各地局部性改革、階段性特征的差異。因此,在當前深化國資國企改革中,需要在加強頂層設計的前提下,鼓勵地方發揮首創精神,結合各地實際推進局部的階段性改革,實現“自上而下的改革與自下而上的改革”有機結合,用頂層設計確保改革的正確方向,用地方摸著石頭過河為全國改革提供先行經驗。

深圳推進新一輪國企混改工作和員工持股改革的做法,較好實現了國家頂層設計與基層首創精神的結合。

混合所有制改革本質是為國企建立現代化企業制度筑牢產權基礎,是國家確定的新一輪國資國企改革的開鑼戲、重頭戲和突破口。按照國家的頂層設計,混改工作要試點先行、限制數量。比如,在中央企業層面,2016年、2017年國家發展改革委先后兩批次分別選擇9家和10家企業開展試點;各地省屬企業按照國家要求,將混改試點企業數量限定在10家。

深圳與全國其他地方相比,國企混合所有制改革啟動較早。1994年,深圳就開始混合所有制改革。2002年至2004年,通過國際招標招募,為深圳市水務集團、燃氣集團、能源集團、巴士集團等市屬企業引入法國威立雅集團等外企、華能國際電力股份公司等央企和新希望集團等知名民企,開創了國內城市基礎設施公用事業類企業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先河,在全國引起較大反響。

截至2016年底,深圳市屬國企混合所有制比重已到達75%,深圳已經走過了試點探路、以點帶面的改革階段,完全具備全面鋪開的基礎和條件。

2017年,深圳市國資委按照國家改革精神,結合自身實際,制定了2018年至2020年混改三年行動方案,提出“不再試點、應改盡改”,分類分步、一企一策全面啟動系統內商業類企業混改工作,重點推動200多家具備條件的單一國有股東企業開展混改工作,力爭到2020年商業類企業基本實現混合所有制。

員工持股改革是打造國企與員工利益共同體、培育員工出資人精神和主人翁意識的重要途徑。2016年8月,國家出臺《關于國有控股混合所有制企業開展員工持股試點的意見》,對試點企業條件、試點企業數量、入股員工范圍、個人持股比例等進行了規定,這是國家針對全國國企整體情況作出的制度設計。

深圳在早期開展國企混合所有制改革、推進企業整體上市和設計長效激勵約束機制中,同步探索了管理層和核心骨干持股改革,積累了較為豐富的員工持股經驗。在新一輪國企員工持股改革中,深圳市國資委依法依規探索改革突破。

在制度設計上,深圳市委、市政府出臺《關于深化市屬國有企業改革促進發展的實施方案》,對深圳開展員工持股改革新探索作出原則性規定,在試點企業范圍、試點企業層級、持股對象、持股比例等方面進行探索和放寬,積極為全國員工持股改革積累經驗。

總之,改革創新往往是沒有先例的,一定程度上就是在大致明確方向后不斷探索出來的。地方國資國企改革特別需要堅持國家頂層設計與基層首創精神結合,從實際問題和現實需求出發,真正把改革落準落細落實。

國企黨建如何與公司治理有效融合?

當前,國企改革正在積極探索從制度上實現黨的領導和公司治理有機統一,發揮好黨的領導和公司治理兩個優勢。這是中國特色的現代企業制度,也是國有企業做強做優做大的根基。

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國有企業黨的建設工作會議上強調,堅持黨對國有企業的領導是重大政治原則,必須一以貫之;建立現代企業制度是國有企業改革的方向,也必須一以貫之。這為國有企業在全面深化改革中堅持黨的領導、加強黨的建設,指明了方向,提供了根本遵循。

當前,關于國企黨建工作,社會上存在諸多雜音。有的人把國企黨建和現代企業制度對立起來,認為西方企業創立了現代企業制度,西方企業沒有黨組織也可以搞好,質疑中國企業設立黨組織的必要性;有的人把國企黨建和市場化改革對立起來,認為國企黨建拉長了決策鏈條,影響了運作效率,不利于企業市場化改革;有的人則把國企黨建和企業經營發展對立起來,認為企業以利潤最大化為目標,加強黨建并不創造經營效益,黨建工作可有可無。

這些觀點都是極為片面且不符合中國實際的,歸根結底是沒有擺正黨的領導和國企改革發展的關系,沒有認清兩個“一以貫之”的深刻內涵。國有企業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經濟基礎,因此,國有企業改革不是要建立一般的現代企業制度,而是要建立中國特色現代國有企業制度。

中國特色現代國有企業制度集中體現了黨組織政治優勢與現代企業制度市場化優勢的有機結合。國有企業黨組織發揮領導作用,核心在于把方向、管大局、保落實,能夠為國有企業改革發展提供堅強有力的政治保證、組織保證和人才支撐;建立現代企業制度發揮市場化體制機制優勢,可以提高企業效益,增強企業競爭實力,確保國有企業在深化改革過程中方向正確并不斷取得成效。

兩個“一以貫之”要求我們在堅持市場化改革的方向上堅持黨對國企的領導,最關鍵的是怎么操作。深圳做了一些探索,在全國率先推行兩個“雙向進入、交叉任職”領導體制,即推行直管企業黨委書記和董事長“一肩挑”,壓實企業黨委書記全面從嚴治黨“第一責任人”職責。同時,為破解同級監督難題,創新推行企業紀委書記兼監事會主席模式,實現黨委書記、紀委書記兩個“雙向進入、交叉任職”,從組織上實現黨的領導與公司法人治理有機融合,不僅提高了決策效率,還有效整合監督資源,降低監督成本。

目前,深圳市直管企業全部實現董事長兼黨委書記、總經理兼黨委副書記、紀委書記兼監事會主席,專職黨委副書記進入董事會,黨的領導在公司治理體系中有效加強。

作為黨領導下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主體,深圳國資國企在服務國家戰略和特區開發建設中實現了自身的跨越式成長。深圳自1979年建市至2018年間,地區生產總值增長1.2萬倍,年均增長速度高達22.4%;同期深圳市屬國資以年均28.7%的速度實現了總規模增長1.9萬倍。2018年,深圳市屬企業總資產突破3萬億元大關,達3.1萬億元,比年初增長19.2%;凈資產突破萬億元大關,達1.1萬億元,比年初增長13.7%;利潤總額突破千億元大關,達1074億元,同比增長16.4%;實現營業收入5000億元,同比增長23.5%;上繳稅金923億元,同比增長26.8%。在全國37個省級監管系統中,深圳市屬企業總資產排第5位,利潤總額、凈利潤、成本費用利潤率均排第2位。

深圳國有企業改革發展和黨建工作取得的顯著成效,有力證明了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和關于國資國企工作重要論述是完全正確的,充分印證了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條件下,國有資本完全可以做強做優做大,更加凸顯了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制度的優越性。

 

(作者系深圳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黨組成員,曾任深圳市國資委主任、黨委書記,經濟學博士。)

 

山西國投,為何被稱譽為省級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排頭兵?

引言

建設資源型經濟轉型發展示范區、打造能源革命排頭兵、構建內陸地區對外開放新高地是山西省改革發展的三大戰略目標。

統計數據顯示,2018年,山西省屬國企資產總額2.92萬億元,凈資產7345.7億元,完成增加值2580.4億元,全部進入全國前八,實現利潤300.9億元,上交稅費849.3億元。

此前山西省屬國企面臨的重點難點問題,近年來,在山西省委、省政府及省國資委的領導下,正呈現出逐步化解、穩中向好的態勢。

國資國企的改革關乎著我國經濟轉型以及未來發展,在已取得的進展和歷史性成就基礎上,山西省屬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如何進一步發展,如何推動本省國資國企改革走深走實,是2019年需要重點考慮的問題。

3月15日,山西省國有資本投資運營有限公司與中國實業共同發起的山西國投中實股權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揭牌暨新舊動能轉換基金簽約儀式在京舉行,此基金將以國企混改、上市公司穩健發展、產業并購、戰略新興產業為投資重點,立足大消費、大能源、環保、醫療等領域,通過資源整合與資本運作,促進山西產業轉型升級。同時,激活存量資產,激發經濟創新動力。

作為山西省第一家全局性、戰略性、唯一性的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山西國投自成立以后便探索走出了一條與高質量發展相匹配的機制更活、實力更強、效益更好的國有資本投資運營新路,華彩將為大家全面分析,希望能為其他省市的國資國企改革提供參考。

攜時代浪潮滾滾而來

2014年以來,前兩批中,國務院國資委選擇了10家中央企業開展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改革試點,其中8家是國有資本投資公司,2家是國有資本運營公司。18年12月,又有11家央企加入國有資本投資公司試點,按照試體制、試機制、試模式的思路平穩起步,梯次鋪開,取得了一定的成效。

與此同時,2014年6月,山西省政府發布的《關于深化國資國企改革的實施意見》中就提出“以經營國有資本為主要功能,有序組建國有資本運營公司”。

2015年《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深化國有企業改革的指導意見》和《國務院關于改革和完善國有資產管理體制的若干意見》相繼下發,對改組組建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提出了原則要求。

伴隨著山西決心啟動新一輪國企國資改革,山西省政府開始傾向于組建專業化的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推動國資監管體制向管資本為主轉變。

2017年山西省政府工作報告開始,到《關于深化國企國資改革的指導意見》的下發,山西省政府方面要組建省級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的想法逐漸明確,希望使其能夠實現省委、省政府重大戰略意圖,確保國有資本保值增值,在體量規模和功能上更加具有引領作用。

在這樣的背景下,2017年7月31日,山西國有投資運營有限公司于在太原正式揭牌成立,是全國省級層面第一家全局性、戰略性、唯一性的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根據省國資委的授權履行對省屬國企的出資人職責。

山西國投是山西唯一的集能源、冶金、電力、裝備制造、基礎設施建設、消費等多領域于一體的省屬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承載著山西國有資本布局結構戰略性調整的重大使命,在注冊資本、資產規模和涉及廣泛的產業領域方面走在了全國前列。

截至2018年6月底,公司凈資產6200億元,總資產2.7萬億元(未經審計)。

山西國投切實履行省屬企業出資人職責,以資本運作和金融工具創新為主要手段,構建了國有資本市場化運作的專業平臺,促進了國有資本合理流動、優化布局、提高配置和運營效率,實現了國有資產保值增值,推動山西省的產業集聚和轉型升級,在山西省加快轉型發展和全面深化改革中發揮著重要示范和支撐作用。

山西國有投資運營有限公司的成立標志了山西省國有資產管理體制從“管資產”向“管資本”轉變邁出了實質性步伐,是山西國資監管體制深層次改革的重要成果,承載著充當國有資本戰略布局“調節器”、開墾國資國企改革創新“試驗田”、造就國企改革發展“穩定器”、集聚經濟轉型發展“新動能”四大歷史使命。

為山西立心,為國資立命

(一)山西國投功能定位

1.認準方向突出“進”

培育、孵化體育、醫療、新能源、科技、軍民融合等新產業

2.打通渠道突出“退”

堅決退出低效無效資產,高耗能、高污染產業,嚴重過剩產能企業;

統籌處置、出清僵尸企業和特困企業;

有序退出合資煤炭企業。

3.整合重組突出“流”

以行業龍頭企業為依托,對同質化和關聯性強的產業、資產適當進行專業化重組,培育大企業大集團;

統籌推進煤炭、電力、化工、冶金等領域的省屬企業專業化重組工作;

試點啟動煤機、擔保和租賃領域專業化重組工作。

4.盤活資產突出“轉”

轉制:堅定不移推進公司制改制和混合所有制改革,提升國有資本運營效率。

轉型:堅定不移推進“騰籠換鳥”,促進省屬企業轉型發展。

轉化:堅定不移推動充分競爭領域國有資產資本化、證券化,增強國有經濟發展活力。

5.創新手段突出“保”

“保流動、降杠桿、去不良”:債務增信、風險防范平滑基金、金融工具創新等。

(二)公司戰略山西國投的戰略定位是,貫徹省委、省政府國資國企改革部署,以資本運作和改革創新為主要手段,運用市場化方式,通過國有資本“進、退、流、轉、保”,推動國有資本合理流動和優化配置,調結構、促轉型,著力解決“一煤獨大、一股獨大”的結構性問題,按照“專業化重組、市場化整合、板塊化經營”的發展思路,構建山西國有經濟新的“四梁八柱”,推動產業集聚和轉型升級,助力 “資源型經濟轉型示范區”、“能源革命排頭兵”、“內陸地區對外開放新高地”建設,站位全國“第一方陣”,把公司打造成領跑全國的,富有內在活力、市場競爭力和發展引領力的省級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

公司直屬公司的戰略作用是,發揮創投公司“進”的作用,培育、孵化新產業;發揮晉陽資管公司“退”的作用,收購處置國有企業低效無效資產及金融機構不良資產,助力國企減負脫困;發揮國企改革基金“流”的作用,圍繞結構調整、主輔剝離和兼并重組,推動國有資本有序流轉;發揮產權交易市場“轉”的作用,加強省屬國有資本市場化對接轉讓平臺建設;發揮晉商增信公司“保”的作用,發起設立風險防范平滑基金,超前布防流動性風險,堅守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底線。

山西國投的戰略職能是,按照省委、省政府的部署要求,切實履行省屬企業出資人職責,圍繞承載國有資本合理布局、推進重大領域戰略重組、實施國有資產“進退留轉保”、實現國有資產保值增值,以資本運作和金融工具創新為主要手段,服務支持國企國資改革,推動產業集聚發展和轉型升級,力求在山西省轉型發展和深化改革中發揮重要的示范和支撐作用。

志存高遠,成果赫赫

山西國企主要面臨資本短缺和資源閑散兩大痛點,為助力山西省“三大目標”的實現,山西國有資本投資運營有限公司從這兩大痛點入手,發揮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職能,推動了山西國企轉型提質增效。

在解決資本短缺之痛方面,山西國投主抓資本運作主平臺與基金設立。2018年,山西國投借助山西黨政代表團赴廣東考察的契機,與深投控簽署200億元山西科技產業園合作協議,隨后又與依文集團達成100億元集合智造產業園合作意向。

同年,山西國投還設立了230億元國企改革系列基金。2019年,山西國投的工作重點就是發展壯大已有基金規模,推動兩大園區奠基建設、開園納企等階段性目標實現。

在解決資源閑散之痛方面,山西國投以大型企業集團為龍頭,對同質化和關聯性強的產業、資源及資產進行合理適度重組。

2018年,山西國投市場化收購了汾酒籃球俱樂部,聯手央企組建了體育集團。2019年,山西國投瞄準了體育場館建設、體育綜合體建設、新體育產業鏈建設,打造百億級的山西體育新名片;加快與華潤集團、山西醫科大學第一醫院等專業機構的合作,大力推動山西新型醫養健康產業邁出堅實的第一步。

山西省國有資本投資運營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王俊飚接受新華網專訪時表示,公司自成立以來,探索走出了一條與高質量發展相匹配的,機制更活、實力更強、效益更好的國有資本投資運營新路,實現了三個“創新”:

一是以做強做優做大國有資本為目標,深入探索管理體制創新。山西省國有資本投資運營有限公司成立一年多來,根據授權,市場化、專業化履行股東職責288項、涉及額度4000億元。2018年11月,公司作為全國122家地方試點企業中選出的5家單位之一,在全國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座談會上交流發言。

二是以激發企業活力為目標,深入探索治理機制創新。這方面的創新,既要持續深化市場化機制改革,探索職業經理人制度,充分發揮專業人才優勢,又要強化黨的領導核心作用,努力實現市場化機制與國資監管體制有機統一。

三是以防控風險為目標,深入探索服務管控模式創新。截至目前,公司累計及正在為省屬企業提供增信、資產管理、流動性支持等相關服務超過了1300億元。

新高度,新道路,新方向

華彩認為,推進新一輪國資國企改革,要實現從管企業到管資本的轉變、推進國有資本布局調整并持續激發微觀企業的活力。

山西國投以資本運作和改革創新為主要手段,運用市場化方式,通過國有資本“進、退、流、轉、保”,推動國有資本合理流動和優化配置,調結構、促轉型,按照“專業化重組、市場化整合、板塊化經營”的發展思路,推動產業集聚和轉型升級,助力“資源型經濟轉型示范區”、“能源革命排頭兵”、“內陸地區對外開放新高地”建設,站位全國國企改革“第一方陣”。

華彩認為,省級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要站在轉型發展全局和戰略高度,深刻認識所肩負的崇高使命和歷史責任,按照中央確定的改革方向,堅持市場化取向,以提升國有資本運營效率、提高國有資本回報為主要目標,進一步完善頂層設計,細化操作方案,確保改革蹄疾步穩、扎實推進。


 要完善法人治理結構,加快建立現代企業制度,建立健全與市場化現代化法治化國際化相適應的工作制度和運行機制。

 要提高國有資本投資運營管理水平,下大力優化國有資本布局,確保國有資本保值增值,堅決防止國有資產流失,促進國有資本、資金和資源可持續發展。

 要堅定不移推進轉型發展,堅持有進有退、有所為有所不為,科學有序推動國企專業化重組,推動“僵尸企業”市場化出清,橫下一條心,培育新動能,靠改革改出新的生產力、新的增長極。

 要高度重視企業風險防控,有效降低企業負債率,加強債務管理,以去杠桿來強動力、增后勁。

 要以專業化的團隊,以敢為人先的精神,大膽創新,大膽嘗試,探索建立具有山西特色的國有資本投資運營模式和體制機制,試出一條可復制可推廣可持續的新路。

 要把黨的領導融入公司治理各環節,落實從嚴管黨治黨責任,充分發揮黨組織的領導核心和政治核心作用,確保改革預期目標如期實現。

所屬類別:探索與實踐
av在线直播